念肆

就是如此的喜欢王杰希

【叶王】如梦令

   *这只是个片段
   *填坑大概要等到高考后
   *慎重入坑







清河三年
朔风卷着鹅毛雪呼啸过京城,但今日宫中各处却都暖洋洋的,一壶御赐的烫酒下肚,便能闷出一头大汗来。
若问为何,不为别的,只是今日是当今万岁登基十年的朝贺,更是为了今儿是皇后娘娘的心头肉,万岁的嫡长双生子大殿下叶修和二殿下叶秋六岁的生辰。
龙颜大悦,宫中处处都赏了平日娘娘们用的银丝炭,御酒源源不断地运至各殿。
“陛下是真高兴了,”躲清闲的小太监抱着酒坛子,打了个酒嗝,“我猜八成是为着大殿下,皇位准没跑了。”  
“呸,胡沁什么呢!”年岁稍长的太监抓了劣质的酒碗扔到醉眼朦胧的小太监身上,“还有二殿下呢,我的祖宗!这话是要掉脑袋的。”
小太监一愣,随即意识到是自己说错了话,打个哈哈,也就过去了。
燕国就这点好,嫡庶分的明白,除非情况特殊,以庶代嫡可是死罪一条。
当今的后庭美人如云,但庶子们大多安分。
大多数朝臣的目光都集中在叶修和叶秋身上。

釉色上佳的鱼戏莲茶盏趁着皇后的丰盈玉腕,袅袅烟气时隐时现,柔和了这眉目如画的女子的眉眼。宛若烟霞灿烂的皇后礼服旁,乖乖的跟着两只肉团子。
穿着讨喜的大红色寿星衣裳,脚上套着厚厚的虎鞋,摇头晃脑的。
身后是一众宫婢。
华美的宫殿静悄悄的,像是等候这什么人。

不多时,殿门“吱呀”一声开了。露出个毛茸茸的小脑袋,两只肉团子好奇的看过去。
来的是一只圆滚滚的雪团子,一双大大的眼睛已初具不对称的雏形。雪团子裹着厚厚的白狐氅,捧着个银掐丝手炉子,由着奶娘抱进来。
叶修清楚的记得,这是他第一次见王杰希。

王杰希是王太傅的独生子,王夫人和皇后又是一母所出,此等身份也着实金贵。

还是团子的王家小少爷瞪着迷蒙的大眼睛,被八岁的叶修和叶秋围住。
好可爱,他长大一定和母后一样好看。
叶秋想,小肉手捏了捏王杰希的小嫩脸。
好可爱,他肯定是来当我媳妇的。
叶修想,悄悄摸出自个儿“精心饲养”的小虫子,精准的扔进王杰希的小狐氅里。
王杰希被结结实实的吓住了,他能清晰的感触到,衣服里有个软软的蠕动的东西,他怕的一动也不敢动,小短手蹭啊蹭啊,可就是够不到。
四岁的团子,下意识的想喊娘,嘴刚张了一半,又想起了什么,又用小肉手紧紧捂住嘴。

不,不行,娘说了要乖乖的,不能给王家丢脸。
想团子涨红了脸,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转。

王夫人此时已和皇后叙完旧,转头去看儿子,见儿子一副委屈的小模样,朝儿子招招手,小团子朝娘扑去,小脸搁在娘的肩上,无不难过的抽抽鼻子。

“杰希,叫大殿下二殿下啊!”王夫人淳淳教导。
皇后露出一抹温婉笑意,“这俩小子皮的很,私下里不必拘礼,叫哥哥就行。”
王夫人晃晃王杰希的小胳膊“叫人啊”
小团子不情不愿的闷声道,“修哥哥,秋哥哥。”
皇后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小脑袋,“自今日起,杰希就陪着哥哥们读书吧。”
殿外的雪纷纷扬扬的下,仿若冷漠无情的梨花,铺了满满一京城,王家马车碾出两条痕迹,又被细碎的雪掩了去,车壁上挂着的橘色灯笼,悠悠的摇曳着。
“娘~以后我每天都要去宫里吗?”小团子换了干净的素色单衣,躺在自己的楠木小床上。
“是啊,”王夫人整了整他的衣领,“大殿下,二殿下到了开蒙的年纪,杰希也要去陪他们一起去读书。”
“可是,为什么啊?”团子撅着嘴,小腿一蹬一蹬的,“修哥哥欺负我。”
王夫人忍不住捏了捏儿子的小脸,“你修哥哥是喜欢杰希的啊。”
小团子“哼”了一声,滚到床里面去。

【喻王】高中生日常5

   *说二更就二更
   *文渣预警



 
  今天是回家的日子。还在学校一直到下午才能离开。
  尽管如此,大家的还是要比往常精神许多。
  喻文州和王杰希家离得挺远,回家就意味着两个人见不到了,所以每每到了回家的时候,两人都格外不爽。
  不过情况比刚谈恋爱那会儿要好多了。
  刚表了白,两个人卿卿我我难舍难分,恨不得天天粘在一起,每次一到回家的时候,都是舍不得。
  相思难捱,喻文州还曾几次偷偷溜到王杰希家楼下。
  上了高中之后,两个人的感情渐渐步入了稳定期,年龄的增长让他们成功战胜了恋爱中胡乱猜忌的毛病。

  下课铃响了
  讲台上的老师说了下课,也拿着书走出去。
  教室里的学生们也闹哄哄的挤出去。
  校门外的世界至少能让人暂时松口气。
  王杰希小心翼翼地踩着台阶,缓慢地向下移动。雪早就停了,只不过台阶上原本松软的雪此刻也凝成了冰块。
  光滑异常。
  谁也不想在这种时候脚下一滑,直接趴地上。
  那太丢人。
  喻文州拉着王杰希的胳膊,以免两人滑倒。
 
  “这么慢吞吞的要走到什么时候?”王杰希的声音闷闷的,一双大小眼里看不出玄机。
  “出了校门就没事了。”喻文州安抚道。
  “没那么短,我觉得咱们会走到永远。”
  喻文州看了王杰希一眼,看得出那人其实心情愉悦。
  喻文州感觉到自手而传来的热意。
  在冰雪渐融的第一个下午也不会觉得寒冷。
  他不自觉的弯了唇,“那也挺好的。”
 
  这座城市的供暖系统一直都很靠谱。
  王杰希一会到家就把自己从层层叠叠的羽绒服和毛衣中解脱出来,随便拽了件衬衫和牛仔裤套上。
  然后就是上荣耀抢抢boss,刷副本或者和叶修他们怼两句垃圾话。

  月上梢头。
  王杰希退了游戏,躺在床上玩手机。
 
  王:睡没?
  鱼:还没呢。
  鱼:下周不会再下雪了,但是还是挺冷的,记得穿厚点。
  王:都穿成熊了(ー_ー)!!
  鱼:熊多可爱,像你一样~
  王:……呵。
  鱼:你在家我看不到你,记得少喝可乐。
  王:我戒了可乐得了。
  鱼:求之不得~( ̄▽ ̄~)~
  王:没可能的。
  王:下周分科考试,想好了吗
  鱼:恩,和你一样,理科。
  王:我就知道←_←
  鱼:(⑉°з°)-♡
  王杰希想了想,发了张自拍给他
 
 
  王:晚安
  鱼:……你非要让我明白什么叫能看不能摸……大晚上的……
 

  

【喻王】高中生日常4

  *日常流水账
 
 
  将近十一点了。
  两个人冒着挨宿管骂的危险蹿上了楼。
  王杰希一看到寝室里的灯光时,松了口气。那种众人被锁在门外等着他们俩回来兴师问罪的情况并没有发生。喻文州敲了下他的脑袋:“瞎担心什么,小周怎么不会带钥匙吗?”
  王杰希回他个白眼。
  这要是被方士谦看见了,那必定是捂住心口,“王杰希不要乱翻白眼出来吓人啊!”
  王杰希表示,保证不打死他。
  王杰希确实是不对称了点,但在喻文州常年加了几米滤镜的眼里,偏生是那般好看。
  尤其是王杰希唇上还残留这尚残余着他留下的痕迹。
  妥了,这算是完了,
  喻文州想。

  寝室早熄了灯,除了乖宝宝周泽楷,其余人的脸都被手机的荧光灯照的闪亮。
  也不全是,叶修就没带手机,倒是直接拿了一笔记本电脑,在键盘上大爆手速。
  喻文州艰难地在水房排队,人实在是多,都把他和王杰希冲散了。
  人跑哪去了?
  正四下寻找失踪人口,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。
  喻文州扭过头,见方锐冲自己不怀好意的一笑,“啧,有狗的人~”
  方锐指了指喻文州的嘴唇,笑得更厉害了。
  喻文州一时反应不过来,就见方锐走了,不自觉的碰了下嘴唇。
  咝,还肿着呢。

  总算是等到了水房里的人都散的差不多,喻文州找到了王杰希。
  那人窝在水房一角,弯着腰,露出短毛衣遮不住的一小截腰。
  白的晃眼。
  头发上翻着白色的泡沫。
  居然在洗头。
  喻文州上手捏了捏他觊觎了有一会儿的腰,王杰希闷哼了一声。
  “别捣乱!”
  喻文州瞄到放在一旁的淡粉色暖瓶。
  很显然是个妹子用的。
  “哪来的热水?”
  “前桌妹子借的。”嗅到了空气中弥漫的醋意,王杰希轻笑一声。
  “笑什么,我也能天天接热水啊。”
   不能看到此时喻文州气鼓鼓的样子,王杰希还是有点小遗憾的。
  

  夜雪初霁。
  楼道里的窗户很大,是一整块的玻璃。
  王杰希坐在正对着玻璃的楼梯台阶上,刚洗完的头发紧贴着额头。
  喻文州认命的拿着毛巾帮他擦头发。
  偏棕色的头发被喻文州修长的手揉着,水珠沾湿了毛巾。
  王杰希享受着喻文州的周到服务,眼睛半眯着,一脸惬意。
  头发还没干,就这样枯坐着无聊,手机落在床上没带。
  走廊里空空荡荡的,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  “你明早跟我一起走吧~”王杰希托着脑袋,认真的盯着喻文州投在玻璃上的倒影。
  “开什么玩笑,我要像你起那么早,早自习能比你还困。”喻文州无奈。
  “切~”
  喻文州放开了已经半干了的头发,和王杰希
并排坐了下来。
  “我知道你早上有没背政治。”
  “我背了”王杰希嘴硬道。
  那你也肯定是什么也没记住,喻文州默默想着。
  “不早了,赶紧回去睡觉”喻文州站起来,顺便把王杰希也拽了起来。
  “文州,我想喝可乐。”
  身后人的眼睛亮晶晶的。
  喻文州弹了弹那人光洁的脑门,“门儿都没有~”。

【喻王】高中生日常3

   *依旧是流水日常
  

 



  回到学校的时候,晚自习已经开始。两个人又不幸被班头逮住,免不了又是一顿责骂。
  王杰希和喻文州在教室外罚站。
  雪又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,太阳完全落下来去了,雪点落在鼻尖上,自是一股冰意。
  王杰希歪头,“冷吗?”
  喻文州唇角一勾,靠过去,手搁进王杰希的口袋里,语气倒是带了丝丝缕缕的委屈。
  “冷死了。”
  可他刚握上那双修长的手。
  就被冻的一哆嗦。
  宛如握住了冰块。
  王杰希倒是笑了,眸里带了丝小得意,心脏也能被他坑一回。
  喻文州自言自语,“这么凉啊,emm……那我来暖暖你好了。”
  喻文州细细抚摸过王杰希的每一根手指,任是王杰希平日多冷清疏离,也不由脸红。
 

  不远处走廊拐角处传来清晰可闻的脚步声,王杰希朝喻文州使了个眼色,两人迅速分开。
  谢顶的教导主任走了过来,透过长方形的近视镜片,用像平日一样严厉的目光打量他们两眼,便又走到另一边伸着头向教室里张望。
  王杰希和喻文州全程老老实实的站着,盯着远处的雪景,乖的不像话。
  这位教导主任在学校里也算是赫赫有名了,经常查学校里的小情侣,如果有切实的证据,小情侣们基本上也都被劝退了。
  即便是喻文州和王杰希,在学校里谈恋爱还是要处处留心,毕竟学校中到处都散布着主任的“眼线”,一旦被拍到,就就基本上完了。
 

  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嘛,喻文州这样安慰自己,用眼角的余光目送这尊大神离开。
  王杰希舒了一口气,“好险。”
  喻文州又不动声色的凑过来,“要是真被发现了,怎么办?”
  王杰希翻了个白眼,“大不了和你一起被劝退,自认倒霉。”
 

  算是好容易熬到下课,两人终于得以进教室。
  谈恋爱归谈恋爱 ,该学习还是要学习,不知不觉间,已经到了十点了。
  下课铃声响起,班里的人陆陆续续的收拾东西回宿舍,喻文州磨磨唧唧的,教室没剩几个人了,拉着王杰希走。
  王杰希略有些不爽,毕竟是这么晚了,连路上的灯光也都熄灭了,黑漆漆的一片,连喻文州的脸都几乎看不清了。
  “下次记得早点走,现在都这么晚了”王杰希埋怨喻文州,那人居然也没吭一声。
   就这么走了一路,王杰希只觉得手臂一紧,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拽进了寝楼拐角处。
   又被摁在墙上。
   王杰希整个人都是晕的。
   背后是冰冷的水泥墙面,微微刺痛了肌肤。
   “我想亲你。”
半天不说话的人突然开口,王杰希看不见他的脸,但他也想象得出,喻文州撒娇的样子。
“亲呗。”
声音的尽处被喻文州堵了去。
喻文州的刘海搅扰着王杰希的脸,痒痒的。
少年的亲吻直挺挺的落在唇上,用牙齿啃着,舌头没轻没重的冲撞着,纠缠着,谁也不肯落在下风。
四面俱是寂静,只剩两个人的喘息。

就这么没头没脑的亲着,王杰希抱着喻文州,触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。
寝室钥匙?

“……文州……,叶修……他们拿钥匙了吗?”

【喻王】高中生日常2

   *又名一条作死的鱼总
   *发现自己不是文力不足,而是文力这种东西根本不存在
   *看完的都是真爱(⑉°з°)-♡
   *前文走头像



   待到早自习下课之后,王杰希才算正儿八经的清醒起来。支着头,有一搭没一搭地扫几眼摊开的练习册。
   是语文课。
   不用想就是枯燥难懂的古文。
   唉,烦透了,要是喻文州的话,肯定就没问题。
   王杰希歪头看了眼喻文州。
   手残日常一脸温和无害的微笑,捧着杯奶茶暖手。
   王杰希嘟囔了一句,“哪变的奶茶?”
   喻文州把奶茶递给他,“杰希,来一口?”
   王杰希眼皮跳了跳,心里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。
   他和喻文州已经谈了三年了,自知这人外冷内热,一肚子算计,没谈之前,,王杰希就没少在他手上吃过亏。
   杯壁略显的烫手,在大雪纷飞的冬日里显得格外诱人。
   王杰希叼着吸管吸了一口。
   果然加了料。
   王杰希皮笑肉不笑地把杯子放在桌子上,拍了拍前桌妹子的肩膀,艰难开口:“有水吗?”
   极具侵略性的热在口腔里爆炸开来,顺着咽喉沿着食道,留下一道灼意。
   奶茶是辣的。
  

    王杰希凭借他的大长腿和高冷气质在学校也是男神级的人物。
    妹子脸一红,见他脸色不对,问了句,“你怎么了?”
    王杰希又艰难开口,“没事,就是有点渴。”
    喻文州没忍住,“噗”的一声笑出来。
    然后那根吸管就被扔到他脸上,底部还沾了星星点点的辣椒的金红色。
    喻文州笑的更厉害了,“我还真没想到,杰希居然真的中招了,我还犹豫了会儿,是放蒜泥还是辣椒。”
    王杰希冷哼一声,又刷题去了。
    王杰希整整一天都没和喻文州说话,任凭喻文州各种调戏都冷漠以待,比如,拍掉在他大腿上不安分乱摸的手,躲掉自习课上偷偷摸摸凑过来的亲亲。
    喻文州才明白王杰希是真生气了。
    于是下了课,把正和叶修互怼垃圾话的黄少天拉到走廊上。
    黄少天疑惑:“你干了什么,老王这么生气。”
    喻文州:“啊~,我把炼乳泡在奶茶杯里了,顺便加了两勺辣椒。”
    “奶茶粉呢?”
    “扔了啊。”
    黄少天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,“好样的文州,真•蓝雨好队长。”
    喻文州抽了抽嘴角,“所以我要怎么办?”
    黄少天颇有经验的摸摸下巴,“床头打架床尾和,什么事不能在床上解决。”
    喻文州:“你确定?”
    黄少天这才后知后觉喻王两个人和他一个寝室,赶紧改口“算了算了,咱们可是和谐寝室,就当我没说过。”
    喻文州:……
    “哎!你和他打一架得了,反正你也打不过,让他出出气。”
   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,“晚上和杰希打荣耀,到时候你记得上线接应我一下。”
    黄少天答应了。
    下午放学后,喻文州拉着王杰希特意去班头那里请假,去离学校不太远的小网吧开了一个小时。
    结果电脑上的场景刚加载出来,王不留行就一个星星射线,两人jjc都没开,就开打了,圆满的完成对索克萨尔的单方面虐杀。
    喻文州略悲伤的看着自己的血条一次次清空,手机“叮”的一声,发来了一条短信。
   
   
    黄少天:呃……那个……班头没批我假,所以……
    你们好好玩,我就不去凑热闹了,队长加油,别被虐的太惨。
   
    喻文州默默收我手机,看着面前的的屏幕渐渐灰暗下去,叹了一口气,复活索克萨尔。
    从烟气缭绕的小网吧出来,已是暮色四合,雪也是下下停停,细碎的宛如盐粒扑将过来,风吹过那条老旧的街道,年代久远的门板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。喻文州走在王杰希后面,出神地盯着他的背影,那人突然转过来,扬起一抹笑,“喻文州,你明天早上吃什么?”
    喻文州走到王杰希身边,知道他早就不生气了,一个没忍住又揉了揉他的脸。
    “吃你。”
   
   
   

【喻王】高中生日常1

  *喻王已交往设定
  *梗什么的基本上都是亲身经历的……
  *文力不足
  *希望有人会喜欢吧
  *一个高三狗尽力周更


  5:40
  闹钟响了,不到三秒,王杰希就把它给关了。
  随着他的动作,冬日的冷气也趁机钻进被窝,王杰希不由打了个寒颤,原本昏沉的脑袋略微清醒了些,下意识看向对面的喻文州,还在睡。
  整个宿舍一共6个人,除去他和喻文州,还剩下黄少天,方士谦,叶修和周泽楷,他们也都还没醒。
  喻文州的脸半埋在被子里,王杰希半蹲在他床边,用刚刚用凉水冲过的手蹂躏喻文州的脸。
  “手残,起来了。”
  喻文州果不其然被冻醒,在被窝里挣扎着,王杰希忍着笑,“我先走了,你早饭吃什么?”
  喻文州抓过王杰希的手,脸也搁在王杰希的小臂上,尽管冷的很,还是黏黏糊糊的亲了两口。
  王杰希听见喻文州带着浓浓睡意的声音,“和杰希一样吧。”
  十二月的风吹着,还没完全暖和过来的身子几乎僵硬起来,王杰希把半张脸都埋进围巾里,心里默默想着,下次再叫喻文州起床就直接把他被子掀了。
  提着两份鸡蛋灌饼终于在教室中坐起,食堂的手艺实在令人不敢恭维,王杰希皱着眉吃完,摊开一本政治笔记。他打算今天早上复习一下政治。
  人三三两两的走进教室,屋里明显的暖和了起来,一阵困意逐渐上头。
 
  纸上的灵动飘逸的字在纸上乱飘,眼皮沉重的让人不由自主的想闭上,王杰希努力的睁眼,提高了念书的音量,想让自己清醒过来。
  
  “杰希,杰希。”
  王杰希扭头,哦,是喻文州。
  “背什么呢?”
   “政治。”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说,然后又冷漠的扭了回去。
   喻文州和王杰希是同桌,当然也知道王杰希每天早自习都会犯困。
   他揉了揉王杰希的脸,“杰希醒醒。”
   王杰希反应慢了一拍,没能躲过喻文州的爪子,脸被揉的变形。
   王杰希拍掉喻文州的手用一种特别认真的语气说,“我不困,真的。”
   喻文州无奈的笑笑,继续背书。
   喻文州在背古文,今天他复习的是《劝学》
   喻文州背:
   君子曰,学不可以已。
   青,取之于蓝,而青于蓝。
   冰,水为之,而寒于水。
   王杰希背:规律的客观性和普遍性要求我们必须青于蓝,水为之寒于水……

   这背的什么跟什么啊,都开始胡背了。喻文州更无奈了,他瞄了一眼王杰希,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。
   喻文州计上心来,清了清嗓子,“我喜欢文州。”
   王杰希“我……,”
   下一秒,王杰希的手就“啪”一声拍在喻文州面前的语文书上。
   “背你的语文去。”
   王杰希可还没迷糊到神志不清的程度,还是分的清的。
   终于离早自习下课只有五分钟了,王杰希单手支着脑袋,盯着手表,看着时间一秒一秒流走。
   喻文州又开始犯上作乱,攀上王杰希的手腕,挠了挠他的手心。
   “喻文州!”
   恰在此时下课铃声响起来,王杰希一脑袋埋在喻文州肩膀上,少气无力的说,“你别闹了,我想睡觉。”

【喻王】投鱼入水

       *冷的我瑟瑟发抖
       *连一千字也不到的短小段子
       *胡言乱语系列
       *看完的都是真爱









他从边边角角布满灰尘的巴士车窗望出去,枯黄的草地上踏过牵着瘦马的黝黑男子,苍白的天空微微透出一点晶蓝。
并没有阳光照下来,浓重的压抑感。
许多艳色布裙的挽发女人守在自己铺开了的花布上吆喝,偶尔金色的耳钉从发间探出来。
但最终吸引他下车的不是舟车劳顿之后车窗外的新鲜空气,而是一条蓝色的鱼。
其中一个女人的泛白的花布上摆着的小吊坠。
可惜了,手感粗糙,纹路刻画的也随意,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吊坠儿,倒让他来了兴趣。
他挽起的黑色袖口露衬着那截白皙的手臂,腕间银色的表带露了出来。
女人被晃花了眼睛,近乎疯狂的向他推销着。
他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,心底犹豫了一下,买不买?
仿佛另一个他叫嚣着:你买了,就一辈子也别想扔掉。
黑屏的手机在手里飞快的转了一圈,指间划过机身,屏幕上立时显现出另外一个人的温润眉眼。
他的目光终于是从那条吊坠上脱身,朝那女人笑了笑,
“广州那边,这时候大概还是挺热的吧。”
女人愣在那里,一时不知怎么接。
他最终是收了它。

在颠簸的车厢里,借着昏黄的灯光,他又打开屏幕,在那条9:30发来的消息下,回了一条:我到了。

再下巴士时已是夜色渐浓,他在漫天繁星下晃悠,晚风带起湖泊上的微漪,摇动一池星光,最后映在了他浅色的瞳里。

一双手从身后抱住他,那人呼吸间的热气也尽是温柔。
看着他手手里的鱼轻笑,“杰希就拿这个打发我?”
  王杰希转过去,也抱住他“你不喜欢?”喻文州挑眉,从他手里拿过吊坠,“意料之外,又在意料之中。”
“怎么讲?  “魔术师走位诡异,但是——”他放开王杰希,带上那条吊坠儿,“我着实想不到比他更好的东西。”
王杰希轻轻拂过喻文州颈上的鱼。
对方抓过他的手,在他唇角留下一个吻,王杰希以为喻文州点到为止,却没想到他想要的更多。
喻文州的舌自王杰希的唇角切入,牙尖磨蹭着,几不可察的微痛,挑起王杰希的注意。
王杰希懒得像喻文州这样慢吞吞的,微微倾身,就直接亲了上去。
喻文州反手扣住王杰希的头,这一动作无疑又加深了这个吻。
缠斗已久的唇舌终于舍得放开,王杰希倒在喻文州怀里,微微喘息。
顺手把那条鱼拽了下来,喻文州脖子一空,疑惑地看向王杰希。
后者显然没有理会他,将手里的鱼抛了出去。
蓝色的鱼跃入水中,溅起无声的水花。
在一起了?
对,在一起了。

【喻王】夏之蝉(上)

下午的小镇是最炎热的,昏黄的色调铺天盖地,自行车急速驶过,带过一阵滚滚热浪。买冰棍的老李提着保温桶沿路吆喝着,不多时就吸引了一群五六岁的孩子。
    喻文州坐在小马扎上,百无聊赖的翻这今早的报纸。
    自行车“叮”的一声,停在他面前。
    “来了?”
   
    自行车的主人却没理会他,径直走进喻文州身后的小书店。
    书店大约十多平米,两个柜子分列两侧,上头整整齐齐的码这书。账台在最里面,上面放着一本泛着旧色的账簿和已上了年纪的红木算盘,格子布帘子后面隐藏的上二楼的楼梯。
   王杰希的目光扫过架子上的书,手插在口袋里,光线透进门里,刚好映在白皙的脖颈上。
   “唔——”王杰希侧头问道,“有〈旧日丛林〉吗?”
      冷不防撞上喻文州笑意盈盈的双眸。
    “走路怎么没声?”
       喻文州没搭理他这一句,走上前来踮起脚去拿放在最上面架子上的《旧日丛林》,眼睛盯着王杰希汗湿了的衬衫。
    “你应该去买一根。”喻文州用下巴指了指老李的方向。
    “冰棍的事可以先放一放,现在嘛——”王杰希越过喻文州,轻而易举的拿出了那本书。
    “杰希真是伤了我的心,这种事就应该让我来。”
    “为什么让你来?”王杰希挑眉,扬了扬手中的书。
    “你自己知道。”喻文州忽然王杰希的手腕,将他压在书架上,同样老旧的书架发出了“吱呀”一声,喻文州惩罚性的咬了一口王杰希的下巴。
      王杰希皱了眉头。
    “我要进城一段日子。”喻文州放开王杰希的下巴,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。
    “多长时间?”王杰希已经习惯了喻文州每年都要进城进书。
    “一个月。”
       又是一个月的分别,年年如此,年年也有失落,王杰希紧了紧抱着喻文州的手,静静靠在喻文州肩上,贪恋着恋人身上令人心安的气息。
       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。
       喻文州亲了亲他的唇角,“我会早点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(❁´ω`❁)
       新人发文,瑟瑟发抖
       手机渣排版
       高三狗可能没办法及时回复评论┐(─__─)┌
       (如果有的话……)
       有下篇
       助力喻王tag破万!!!



     

温书

   秋里微展五更风,卷卷书香掩墨浓。
   此行更兼三千里,愿君直上御鲲鹏。
  

    脑废产物,喜欢的小天使们请留下小红心和评论呦,谢谢(*°∀°)=3

无题

         渔火弄清风,梨花溅明灯。
         昨夜连更梦,霜雪恨浮生。
  拙作见谅